外交部副部長 劉振民
  近來,外界對亞洲安全形勢的看法似乎以負面居多。“經熱政冷”、“信任赤字”成為流行詞。我剛剛去東盟輪值主席國緬甸出席東亞合作系列高官會,與東盟鄰國高官努力尋求破解亞洲安全難題之道。
  冷戰結束二十多年來,亞洲地區總體保持了和平與穩定的局面。亞洲國家不斷創造經濟奇跡,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驅動力。東盟主導的地區合作進程為增進各方互信、促進大國良性互動發揮了重要作用。亞洲地區形勢的積極發展勢頭是毋庸置疑的。
  同時,亞洲也面臨越來越多的安全挑戰。近期馬航MH370航班和韓國“歲月”號客輪失事,去年網絡安全上的棱鏡門事件,近日巴基斯坦卡拉奇機場遭恐怖襲擊,這些都是非傳統安全挑戰給普通民眾帶來最現實和最直接威脅的例證。
  歷史積怨、領土海洋權益爭端等本地區傳統安全問題也較為突出。在全球化的今天,陳舊安全觀念猶存,一些國家仍信奉軍事同盟、強權政治等舊安全觀,實施亞洲“再平衡”,強化雙邊軍事同盟,在地區國家間製造了新的摩擦和對立。如果亞洲因此陷入分裂,將沒有贏家,只有輸家,且地區國家受損最大。
  軍事同盟還通常以同盟關係而非事情的是非曲直劃線。但凡盟友所為,無論正確與否都要支持。這就必然會導致同盟內一些成員自恃有強大盟友支持,採取冒險舉動,渲染和挑動海上爭議。
  2002年中國與東盟國家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明確規定,爭議應當由直接當事方通過協商談判和平解決,各方不採取使局勢複雜化、擴大化的行動。《宣言》應得到所有簽署方的全面有效落實。拉攏域外國家介入只會適得其反。
  中國的一個鄰國單方面將爭議提交國際仲裁,違反了《宣言》,侵犯了中國依據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享有的合法權利。我們敦促另一個鄰國立即停止對中方在本國海域內正常作業的各種干擾,恢復南海安定。我們將與這個鄰國繼續保持溝通,妥善處理當前問題。
  當今時代,各國相互依存日益緊密。中國與東盟國家正成為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新環境下,要解決21世紀亞洲安全問題,必須要有新的安全觀念。
  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在亞信峰會上積極倡導以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續安全為核心的亞洲安全觀,呼籲培育亞洲新的安全架構。共同安全,就是要尊重和保障每一個國家安全。我們不能為了讓一個國家或部分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不安全。綜合安全,就是要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和非傳統領域安全,協調推進地區安全治理。合作安全,就是要通過對話合作,促進各國和本地區安全。亞洲的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同時,亞洲是包容、開放的亞洲,歡迎各方為亞洲安全和合作發揮積極和建設性作用。可持續安全,就是要發展和安全並重,以實現持久安全。要推動區域一體化進程,努力形成區域經濟合作和安全合作良性互動、齊頭併進的良好局面。
  我們如何共同推動實現亞洲和平與安全?
  第一,推動地區經濟一體化,夯實彼此信任的基礎。亞洲經濟一體化即將進入大發展、大繁榮的新時期,中國願在其中發揮更大、更積極的作用。
  第二,促進大國良性互動。大國應理性客觀看待對方戰略意圖,拋棄冷戰思維,合作應對全球挑戰。這是地區國家的期待,東盟主導的東盟地區論壇、東盟防長擴大會等多邊機制可發揮積極作用。
  第三,妥善處理分歧和爭議。一方面,應通過聲索國之間的直接談判與協商和平解決妥善處理爭議。另一方面,中國和東盟國家應共同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我們致力於同東盟國家一道,全面有效落實《宣言》,並穩步推動“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同時,應大力開展海洋經濟、環保、救災、海上安全等海上合作,增信釋疑,積累共識,互利共贏。
  亞洲國家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亞洲安全觀正可為此提供指導。▲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大紅袍

yl94yljf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